白恩培夫人手镯抵京沪2套房 是对奋斗者的欺辱

原标题:反贪专题片刷屏!白恩培夫人一只手镯抵京沪两套房,是对奋斗者莫大的欺辱

要知道,一个手镯1500万,差不多相当于京沪地区普通人的两套住房,一个普通人老实打拼一辈子也可能无法企及。不知道那么多“望楼兴叹”者,看到这样的细节,内心是一种怎样的五味杂陈。

作为一枚90后,小编自恃想象力和脑洞都还蛮大。但在连看了两集由中纪委、央视联合制作的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后,我深深地感觉大脑容量不够。

当一些巨贪大腐,其奢靡程度远超普通公众的想象,大大打破我们的容忍预期值,这种民间认知和贪腐实际的落差鸿沟,可能比贪腐本身更可怕。

第一集《人心向背》。

说句实在话,在观看时,起初怀着一窥大老虎现状和秦城监狱内饰的八卦心态,但越看心情越沉重。

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被作为一个典型在专题片中亮相。而他的一半“戏份”又集中在了“愚内助”身上。其夫人张慧清帮人拿地后,便开口索贿“我看中个手镯,大概1000多万(实为1500万),你去付一下。”

采访截图采访截图

一张口就是1500万,这不算稀奇,关键是,通过涉案人员周宏的叙述,我们隐约可以感受出,张慧清在这起“索贿”中,是如此坦然与随意:“你去付一下”的轻松,背后则是一千多万的巨款,而相比金额,这种贪腐意念的平静才更令人发抖。

要知道,一个手镯1500万,差不多相当于京沪地区普通人的两套住房,一个普通人老实打拼一辈子也可能无法企及。不知道那么多“望楼兴叹”者,看到这样的细节,内心是一种怎样的五味杂陈。

先打住。当你以为这只手镯够奢侈了,中纪委工作人员接下来的叙述,会再给你一万点伤害——“我们光清理这些东西,前前后后大概十几天的时间。像这种翡翠手镯,都是用一个绳子一系,系起来这一串手镯这么一提,就这种概念的。”

白恩培白恩培

而与1500万的手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恩培在专题片中自己透露,“我自己一年也有十来万块钱,我爱人她是央企的领导,一年收入也有几十万。”换句话说,白恩培及其夫人的正当收入加起来,想买这一只手镯,最起码也得十年以上的时间“不吃不喝”。

这样的概念,这样的对比,恕小编无法脑补。

专题片中的另一位典型,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按常规本应住在省委大院,可是他却相中了河北省军区大院里的一座二层小楼,上下共16个房间,面积800多平米。而就是在这座被周本顺一人霸占的招待所里,侍奉周本顺的保姆和厨师的工资,两年多以来就上百万元。

周本顺周本顺

更离谱的是,周本顺还雇佣了专职为他养宠物的保姆。如果说周本顺的骄奢淫逸用离谱形容的话,那周本顺的迷信可谓离奇:在多处住所内,均摆设佛堂佛龛,按时烧香拜佛。家里养的一只乌龟死后,竟然专门为此手抄经文,连同乌龟一起下埋。

再看第二集,《以上率下》。

本集中“出境”的落马“大老虎”是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和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一集的主题是反映享受奢靡作风带来的恶果。

谷春立谷春立

本集中第一位出现的落马省部级以上高官是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在反思自己的罪责时,谷春立认为自己失败的人生最大(问题)就是和企业家之间没有做到“清”,“比如说我犯罪问题主要是跟一些企业家之间有一些联系。”在他看来,这是其人生最大的教训。

记者注意到,谷春立接受采访时没有直视镜头,面部表情看起来很平静。

昨天,中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唐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2015年到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谷春立)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而这些场所大多数都是不对外经营的,是内部的一些场所。时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的王树森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而在当时,他也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参与吃喝应酬。

对于这种行为,谷春立表示:“我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并不是食堂的标准,而是企业精心安排的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记者注意到,电视画面中出现的企业内部食堂装修豪华,不少木雕装饰。

除了吃喝,谷春立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而这也是严重违反八项规定精神的行为。

万庆良万庆良

万庆良是昨日出镜的第二位“主角”。和谷春立相似,万庆良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现淡定,甚至嘴角略有微笑。访谈内容也提及其违反八项规定的行为。

万庆良在接受采访时坦陈:“对吃喝把握得不好,不注意,以为吃一下问题不大,在商品经济的氛围中,尤其是来自四面八方的诱惑和腐蚀当中,缺乏定力就会迷失方向。”据统计,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万庆良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70次左右,其在落马前两天还去过白云山的一家餐厅。

据介绍,白云山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专题片透露,万庆良经常出入的场所不止白云山一家。在这些只对少数人开放的高档场所里,他和他的小圈子推杯换盏、吃喝享乐。

对于万庆良频繁出入高档场所的行为,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郝宇坤介绍说,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有服务人员曾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而万庆良吃喝玩乐的费用全部都由企业老板买单。郝宇坤介绍,作为回报,万庆良把公职人员叫到吃饭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帮这些老板办事情,包括项目工程、调整容积率、土地审批等。

万庆良对此剖析说:“觉得大家都这样,就有种随波逐流的思想,没有(树立)牢固的廉洁从政的这种敏锐性。”


家庭暴力形成的根源是什么?

许多人提出疑问:为什么这些受虐的妇女还要继续留在充满暴力的家庭里,答案是她们的自信心被暴力摧毁了。


从一段伪造的胡适名言说起

我无意分辨此中高下与是非,只是试图提醒一点:胡适从不反对道德,更不反对谈道德,他的思想体系,多元是最大特色,道德建设与规则建设,或者说文化建设与制度建设,一贯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孟姨房屋经纪人的幸福生活

有销冠,有中国几十万亿的存量房、新房市场,我们就能够帮助千百万的房产经纪人过得更好。


网络问题,中美还有的聊?

中美在网络问题上的认知差异其实也是当前中美关系的缩影。寻求共识不可得,直面矛盾和冲突可能更有必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