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驱赶露宿者喷头停止喷水 水泥锥被铲

火车站对面某通信运营商营业厅外的水泥锥已铲除,不过据说马上要被植被取代。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火车站对面某通信运营商营业厅外的水泥锥已铲除,不过据说马上要被植被取代。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南都讯 前日下午起,广州江湾大酒店外骑楼底下的蓝色水管停止向地面喷水。前晚昨晨,广州环市中路近人民路口,某电信运营商营业厅外的40多个水泥锥也被铲除干净。 

水泥锥被铲了,喷水闸被关了

前日下午一两点,江湾大酒店外。

酒店写字楼骑楼底下面蓝色水管已经停止喷水。地面很快就干了。珠光街城管科的工作人员证实,喷水闸门的确被关闭了。但有消息人士透露,地面会被装上绿化设施,然后重新喷水。

24小时过去了,露宿者没人敢在那里睡觉。

他们还是占领着文体小公园的“半壁江山”,跟使用康体设施的社区居民“争地”。

而珠江堤岸旁臭味难闻。

当晚,环市中路近人民路口。

夜幕下,某通信运营商营业厅外,三名工人用了3个小时,逐一敲碎铲除了地面上的40多个水泥锥。一名中年男性残疾露宿者目击了这一场景。

到昨天早上,不过几个小时,地面已被平整好,变成一格格颜色较浅的水泥地面。

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活儿是业主单位(某通信运营商公司)派工人铲的。只不过,这是为了以后该营业厅升级改造的需要。改造计划会在年内实施。

因此,营业厅的保安对露宿者说,以后这块地面会回收内部使用,他们还是不能睡在这里。

有关单位从善如流?恐怕不是

昨天下午,“江湾停喷”的帖子火了。

多个微公益机构的义工群在微信朋友圈上疯传“江湾停喷”的帖子。大部分义工表示赞许,认为职能部门这是从善如流,为露宿者带来福音。

但,这恐怕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关闭了喷水闸门的珠光街城管科工作人员根本不愿意针对这件事说更多的话。而铲除了水泥锥的某电信运营商负责人同样希望低调处理这件事。露宿者也没人回到曾经的“居所”休憩。

更多的“坏消息”也在义工群里面传播。

有义工贴出地铁站、天桥底、绿化广场增设铁栏杆,甚至是封装大块木板的现场图片。

“哎,实在两难!神仙都难管,”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认为,这座城市的承载力是有限的。

公众并不喜欢流浪汉和露宿者。流浪者也确实会对城市的治安构成威胁。而他们的排泄物和个人卫生情况更是“神憎鬼厌”。韩志鹏认为,不能站在道德高地上去说城市管理者缺乏人文关怀。广州相对包容,城市的包容不等于纵容。管理是必要的。但救助应走在前面。

委员建议

韩志鹏:造册归档或能彻底解决问题

韩志鹏说,绝大部分露宿者不愿意接受救助。

就算有的人到了救助站,没几天,他们就又出来,恢复常态。将流浪当成一种生活方式,这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存在。如果这次因为舆论压力,管理者作出了让步,那这也只是暂时性的举措。

长期该怎样处理?大家都要细致工作。

比如,市区人群聚集地能否腾块地方建救助站、救助点?现在,市区只有水荫路一个点,露宿者嫌远。

此外,覆盖面也不够。是否应该在各区都建设类似的设施呢?这个需要政府考虑。

韩志鹏还提议,如果想整体提升对这个群体的管理,那么就要做册归档,做详细的档案系统。

“每个露宿者不同的案例逐一分析解决,这就要其他的社会团体、社工、义工的介入了,一个个去解决他们的问题,心理的、身体的、为生的,那么可能是个长期但有效的办法。”韩志鹏说。

采写:南都记者任磊斌 叶斯茗 整合:陈实

编辑:SN117


有意味的“新年第一虎”

2014最后一天他在写新年献词,中纪委biaji扔一个开封市委书记出来;2015第一篇赶上周日的壹周侃,中纪委biaji又扔一个南京市委书记出来。一个没赶上跨年,一个没赶上2015的第一个周一。这节奏,这酸爽。


巴黎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

《新观察家报》称有12人死亡,蒙面枪手为两人,使用AK步枪和火箭筒,时间是上午11点30分。这是1945年法国光复以来,巴黎所遭遇的、造成最惨重伤亡的恐怖袭击。不过一些目击的邻居有不同说法,他们称看到3名、甚至5名袭击者。


媒体札记:走出“西点”

媒体多年来反复的辟谣,终使“西点军校学雷锋”谣言开始土崩瓦解。然而,这仍然不能解除民间疑问——那黑板上的画像是怎么回事?西点人到底知不知道雷锋?


出租车是个腐败行业

为什么说这是行业性腐败呢?汽车作为这个行业最主要的经营设备,理应是资本方承担投资成本和责任,当要驾驶员把车买下来,也就意味着资本方将这一成本和责任转嫁给工人承担。既然资本方连主要的经营设备都不需要承担投入责任,那么,还有什么资格作为资本方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